联系 投稿

廊坊新闻网-主流媒体,廊坊城市门户

觉得众筹来钱容易 为还贷心生邪念

2018-04-18 17:19:53 来源: 北青网娱乐

常州市金坛区“钱宝系”非法集资参与人温某,在“钱宝系”崩盘后,欠下巨额债务,为偿还银行贷款,铤而走险,利用部分集资参与人盲目“维权”的非理性心理,编造到香港“维权”的名目,骗取众筹款1.2万余元。温某于近日被常州市公安局金坛分局抓获并刑事拘留。

觉得众筹来钱容易 为还贷心生邪念

据温某交代,2015年4月,他和妻子参加了钱宝网的线下推广活动。因为推广员说注册可以获得一个玻璃杯和15元奖励,为了贪这点小便宜,他在钱宝网注册了一个帐号。

温某说,观望了两个多月后,他忍不住往钱宝帐户里充值了第一笔5万元。因为担心风险太大,当时他将这笔钱放在帐户余额里,不敢接任务,每天只拿50元的签到奖励,坚持几个月后,看到奖励一直在增长,他的警惕性慢慢就没了,紧接着就开始一笔又一笔追加投资。先是家里的20多万元积蓄,然后是100多万元拆迁款,后来又通过网络贷款平台、信用卡等,陆陆续续向银行借贷80多万元,全都投进了钱宝网。结果,去年底钱宝网崩盘后,他的本金加收益共300多万元全都亏掉了。

温某说,当初他一方面觉得钱宝的高收益很不合理,让他很不放心,另一方面,他又希望能持续得到这种高收益。因为经不住诱惑,出于贪婪,他不断加大投资,最终随着钱宝系的崩盘变得倾家荡产,每个月还面临着5万余元的银行还款。

温某交代,钱宝崩盘后的前两个月,他四处张罗,从亲戚朋友那里借了一些钱还了银行贷款。眼看着第三个月的还款期限又要到了,他心急如焚。当时群里有人正在进行众筹,说是开展“法学论证”,请“维权律师”什么的,筹款都达到了几十万元。温某觉得这个“来钱很容易,是个机会”,可以用这种方式骗些钱还贷。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,他想出了到香港开展假“维权”骗取众筹款的招术。

温某说,他之所以将假“维权”的地点选择在境外,一方面是想引起集资人的关注,“更能吸引眼球”,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让宝粉无法分清真假,也防止被人撞见识破。他坦白,他知道去境外“维权”没有任何效果,也不是真的去“维权”,只是想用这种方式,骗取集资人的信任和他们的众筹资金。

自导自演假“维权”骗局 嫌钱少又去澳门参赌

温某交代,为了把“维权”的戏演得更逼真,他思考了很久,然后从网上购买了仿冒的话筒、电视台台标,并从网上定制了带有“钱旺智能”等字样的衣服和帽子以及横幅等行骗道具。

温某的妻子薛某说,当道具寄到后,温某特地穿上衣服、戴上帽子,手持话筒,在家里预演了一段接受境外电视台采访的假视频,让她提意见。因为她说他演得太假了,他还不断重复预演了很多次,目的就是为了演得更像一些,让集资人看不出破绽。

一切准备就绪,3月12日下午,温某乘机飞往香港。

在机场住了一宿后,3月13日,温某入住尖沙咀一家旅馆,然后开始“工作”。他先是拍了几段路上汽车、轮船的小视频传给妻子薛某,薛某叮嘱他入镜时把画面和人都要拍小一点,防止被人认出。

薛某说,因为害怕声音被人认出,当天下午,温某曾给她发了3条语音短信,用变声的语气和她说话,让她把关,问她能不能听出是他本人的声音。

当天深夜,温某在维多利亚港拍了一段夜景,然后戴上道具帽子、口罩和墨镜,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,拿手机对着自己拍了一段视频,称“我们是境外‘维权’小组”,并发表了一段“维权”言论,然后将视频一起传送到钱宝“维权”群里。

温某说,他这样做的目的是让集资人相信,有这么一个“维权团队”存在,而且正在行动。其实,去香港的,从头到尾只有他一个人,他之所以说去的是一个团队,就是想让集资人相信,他们的“维权”规模很大,而且,如果是团队的话,各方面的开支会更大一点,筹到的钱也会更多。葡京娱乐场是官网吗 澳门金沙线上娱乐2018 澳门金沙线上娱乐 金沙澳门官网下载app 澳门金沙官网线上娱乐

随后,温某开始在群里装可怜,说“维权团队”在香港很艰苦,吃的都是从家里带去的方便面,经济上很紧张。他说,他的目的就是想骗取同情,让集资人为他筹钱。果然,很快就有集资人提出,给“维权团队”提供资金支持。

为了防止泄露自己的身份信息,温某特地要来了朋友的支付宝二维码,发给群里一个似乎颇有威望的叫“08大哥”的网民,并看着他将二维码发到了群里。紧接着,便有集资人陆陆续续往支付宝上打钱了,少的5元、10元,多的50元、100元,两天后,总额达到了1.2万余元。

温某交代,他原本的心理预期,最低也要骗到5万元,至少能还上下个月的银行贷款,众筹结果却与他的预期相去甚远。

为了让集资人看到他的“维权团队”的行动是有效果的,增加他们参与众筹的动力,“继续慷慨解囊”,他又通过手机百度就近搜索到了香港大公报的地址,赶过去后,对着门头拍了一小段视频,证明“维权团队”确实在联络报社。后来,他在中环一带转悠时,发现路边有一家外国记者会,他又在门口拍了一段视频,说“维权团队”打算在那里召开新闻发布会。而事实上,他根本没能进得去那家记者会的门。保安告诉他,那里只是记者聚会娱乐的私人会所,不办公,闲人免进。

温某说,他将用手机拍下的这些视频,陆续传给了“08大哥”,但众筹款并没有再增长,这让他大失所望。眼见着离5万元的最低目标还差太多,他不甘心,于3月19日乘船到澳门,打算到赌场“搏一把”,结果却把身上1.4万元输了个精光。幸好他事先买好了返程机票。

提醒集资人 失去理性的人最容易上当受骗

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温某返回途中即被公安机关抓获。面对审讯,他如实交待了自己的作案经过。

他说,在香港的时候,他就预感到自己可能会出事,所以,他将带去香港的行骗道具,话筒、衣服、帽子、横幅等,全都带了回来,为的就是证明自己是虚假“维权”,“怕到时说不清楚”。

他对自己的行为深深地悔过并认罪,愿意接受法律的惩罚。他说,他的行为“既违法,又非常不道德”,他想对被他欺骗的那些集资人说一声“对不起”。

温某说,他这个所谓的“众筹”,只在两三个群里发起,这些群里的网民总数不过就3000多人,而他骗得的1.2万余元,大多是通过5元、10元筹得的,算下来,上当受骗的人,至少上千,占比超过三分之一。

温某交代,在行骗的过程中,怕有集资人对他的行为提出质疑,他和妻子还假设过多种情境,模拟回答各种疑问。“比方说,如果有人问,为什么到现在还没看到你们接受采访的新闻,我就回答,人家新闻报道也是要排档期的,过几天才出来。”温某说,即便连他都觉得自己的表演有太多破绽,却没有人提出过质疑。相反,在他不断向群里发送视频,证明“维权团队”确实在行动的时候,还有集资人对他说,“你不要发送这些东西,我们只想要结果。”